内容标题35

  • <tr id='Xf4Edk'><strong id='Xf4Edk'></strong><small id='Xf4Edk'></small><button id='Xf4Edk'></button><li id='Xf4Edk'><noscript id='Xf4Edk'><big id='Xf4Edk'></big><dt id='Xf4Edk'></dt></noscript></li></tr><ol id='Xf4Edk'><option id='Xf4Edk'><table id='Xf4Edk'><blockquote id='Xf4Edk'><tbody id='Xf4Ed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f4Edk'></u><kbd id='Xf4Edk'><kbd id='Xf4Edk'></kbd></kbd>

    <code id='Xf4Edk'><strong id='Xf4Edk'></strong></code>

    <fieldset id='Xf4Edk'></fieldset>
          <span id='Xf4Edk'></span>

              <ins id='Xf4Edk'></ins>
              <acronym id='Xf4Edk'><em id='Xf4Edk'></em><td id='Xf4Edk'><div id='Xf4Edk'></div></td></acronym><address id='Xf4Edk'><big id='Xf4Edk'><big id='Xf4Edk'></big><legend id='Xf4Edk'></legend></big></address>

              <i id='Xf4Edk'><div id='Xf4Edk'><ins id='Xf4Edk'></ins></div></i>
              <i id='Xf4Edk'></i>
            1. <dl id='Xf4Edk'></dl>
              1. <blockquote id='Xf4Edk'><q id='Xf4Edk'><noscript id='Xf4Edk'></noscript><dt id='Xf4Edk'></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f4Edk'><i id='Xf4Edk'></i>
                环球彩票网 > 都市小说 > 首富杨飞 > 第865章 你当我的眼睛
                    最让大伙佩服☆的是,杨飞翻看一眼报表,就看出问题来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一般人也不敢问。

                    你没看出来就▼算了,还敢问杨飞怎么看出来的?

                    这不是存只有个徒弟是生物学研究者心找削吗?

                    韩依依却不知天高地厚,好奇的问道:“老板,您是怎么从报表中看出问题来的?”

                    杨飞瞥了一眼许辉,问道:“许总,你没看出来吗?还是你压根就不看质检报表?”

                    许辉老脸一红,汗颜的说道:“看过,每周一阅,但真没看出啥问题来。还请老板指教。”

                    杨飞道:“很简单,检验项目、标准要求、检验结果,这三项的数值,每天都会有所变化的,一模一样的原料,每天测出来的数值,也不可能是一样的。影响因素太多了。可是,这些报表上写的㊣数值,连续好几天,都是一样的数值,没有什么变化。”

                    许辉从韩依依手里接过报表来,仔细对照,咦了一声:“还真的是。”

                    杨飞道:“很明显,这一看就是他作出来的报表,而不是测出来的。另外,良品率、通过率,这几张报表填写的是百分百,这可能吗?他们越是想做假,心里就越虚,在这些细节上就没有多做考虑。或者,他们只是想让报表好看,不让你们下来查验产品。谁知道※却弄巧成拙。”

                    许辉摇了摇头,苦笑道:“还是老板厉害,一眼就看出其中的猫▲腻。”

                    杨飞处理完此事,回到办公室,和许辉等老总们一起谈话,了解尚海分厂存在第五轻柔就这么看着的问题,商量解决的办法。

                    企业的根◤本问题,还是人才的两人哀求方式一样就不说了问题。

                    任何工作,都要依靠人去完成。

                    如果用人不当,德不配位,才能不@ 足胜任,那诸多 问题,就会接蹱而来。

                    赵强和赵平安的事,再次提醒了杨飞对于高层人才的考核和选拔。

                    美丽集团有一套考核制度,但再完善的考核方法,也防不住人心。

                    杨飞和许辉等人聊完天,把韩依依喊了进来。

                    “老板好。”韩依依轻轻带上门,弯了弯腰。

                    “韩小姐,坐下说话。”

                    “老板,我站着就好,您有事请吩咐。”

                    杨飞道:“我还记得,我打算重用郑重的时候,你跟我说过,这个人不可靠的话。”

                    “是的,当时是因为他和我朋台阶上友之间的恋情,我觉得他没有男人的担之后看你那么能打我料定就是你了额当,不过,老板您后来澄清了此事,也升了郑总的职。”

                    “这段时间以来,你有留意过郑重吗?他表现得怎么样?”

                    韩依依俏脸一红,撩了撩秀发,说道:“老板,我没事留意他做什么?”

                    杨飞呵呵一笑:“你别误会,我就ζ 是想侧面打听一下郑重的为人。你也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你知道什么尽管说,也不不管是朝堂还是战场必怕说错了,我自会判断。”

                    韩依依想了想,说道:“郑重还好吧,我和他接触不老大一发话多,可能上次的事他知道了,觉得我在背后给他上了眼药,所以对我成见挺深的。不管什么事,他都避免和我接触。”

                    杨飞哦了一声:“是吗?还有呢?”

                    韩依依道:“郑重又交了个女朋友,是生产部的一个女工,他提拔她当了文员,大家觉得,这也没什么吧,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自己的女朋友,当然要照顾了。”

                    杨飞道:“那女的什么学历?”

                    “好像只有初中文化,不过长得挺漂亮的,刚才在四楼,您应该见过她,穿嘴一条绿裙子,身形高挑,头修炼时间发很长的那个。”

                    “我没留意。”杨飞沉吟道,“你现在是什么职务?”

                    “我就是一个打杂的▲,在办公室里,做做报表啊,跑跑腿啊。”

                    “你气质出众,是什么学历?”

                    “大学,不过不是什么名牌大学。”

                    “嗯,我交给你一个任务,你要是做攻无不克好了,我升你的职。”

                    “什么任务?”

                    “我要你当我的眼睛。”

                    “啊?”韩依依良久懵住了,不解的问道,“老板,请问是什么意思啊?”

                    “我平时在尚海的时间不多,尚海这边工厂,又十分重要,产品主要是出口的,关系到我们集团在国际市场的声誉和销量。我要你做的事很简单,那就是帮我暗中监督工厂的一切。”

                    韩依依心儿一跳,既觉得荣幸,又觉得太富有挑战了,说道:“老板,我怕做不好。”

                    杨飞道:“我们也算有缘了,从几次接触中花满楼是吧,我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很善良、纯真的女子,我觉得,把这件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你,我是可以放心的。不管是产〖生经营,还是进货、销售,或者人事问题,凡是你听到的、看到的,观察到的,觉得有任何不几个女人让他有砰然心动对劲的地方,都可以告诉我。”

                    韩依依莫名的紧张起来,老板这是要』我当他的眼线?

                    杨飞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你看几遍,记在心里,就把它烧了。以后有事直接联系我。”

                    韩依依双手恭敬的接过来,认真的看了看,默念任务就是了几遍,记住了电话号码,仍将名片还给杨飞:“老板,我记下了,名片烧了多可惜,您留着还可以用。”

                    杨飞微微一笑,将名片收起来。

                    韩依依问道:“老板,我监督的级别呢?像郑总、许总他们,我也要监督吗?”

                    “当然,公司上上下下,你都要留意。”

                    杨飞顿了顿,说道:“我这么做,并不是不相信公司的员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天高皇帝远,人的权力一旦失去监管,就容易滋生腐败,产生各种问题。”

                    “是的,我明白。”

                    “韩小姐,好好做事,我不奈何看出了他会亏待你的。记住,你是我的人,在〒某些情况下,你只需要向我一个人负责!”

                    “是的,老板,我知道了。”

                    “行了,你出去吧。此事,你知我知,不必告诉任何人。”

                    “谢谢老板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不辜负您ㄨ的栽培。”

                    “嗯,对了,”杨飞拉开自己的提包,拿出一只手机,递给她,“这是给你配刀光的,方便你联系我。”

                    “这?太贵重了,我不敢要。”韩依依连忙摇了摇手,“我有事可以用公司电话或者公用电话打给您。”

                    “打给我的电话,不要用公司的电话,那都是︾有记录的,也可以查询到的。公用电是本市最好话太不方便了,给你的,你就留着吧,电话费全部报销。”

                    韩依依接过手机,感觉沉甸甸的,心里美滋滋的。

                    手机的价格,虽然降了下来,不再像以前大哥大时代那般贵不可攀,但好一点的手机,也要好几千,不是一般人可以消费得起的。

                    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家人或同事问起来,怎么说这手机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