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标题1

  • <tr id='IbTDuB'><strong id='IbTDuB'></strong><small id='IbTDuB'></small><button id='IbTDuB'></button><li id='IbTDuB'><noscript id='IbTDuB'><big id='IbTDuB'></big><dt id='IbTDuB'></dt></noscript></li></tr><ol id='IbTDuB'><option id='IbTDuB'><table id='IbTDuB'><blockquote id='IbTDuB'><tbody id='IbTDu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bTDuB'></u><kbd id='IbTDuB'><kbd id='IbTDuB'></kbd></kbd>

    <code id='IbTDuB'><strong id='IbTDuB'></strong></code>

    <fieldset id='IbTDuB'></fieldset>
          <span id='IbTDuB'></span>

              <ins id='IbTDuB'></ins>
              <acronym id='IbTDuB'><em id='IbTDuB'></em><td id='IbTDuB'><div id='IbTDuB'></div></td></acronym><address id='IbTDuB'><big id='IbTDuB'><big id='IbTDuB'></big><legend id='IbTDuB'></legend></big></address>

              <i id='IbTDuB'><div id='IbTDuB'><ins id='IbTDuB'></ins></div></i>
              <i id='IbTDuB'></i>
            1. <dl id='IbTDuB'></dl>
              1. <blockquote id='IbTDuB'><q id='IbTDuB'><noscript id='IbTDuB'></noscript><dt id='IbTDu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bTDuB'><i id='IbTDuB'></i>
                环球彩票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荒野直播 > 第四百九□十六章(上) 其实这个事儿吧,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第四百九十六章(上) 其实这个事儿吧,我一开始是拒绝的……

                    一滴凌默的血这样的奖励,让直播间中无数水友都疯狂了!

                    这可是武神之血,比什么龙血凤血的高到不知哪里去了!之前凌默还没有恢复实力的时候,只用了「一滴血,就能让被金色要塞轰残的零号起死回生,直接韦敏一边开着车达到了七级魔兽的实力水平!这是什是绝望么概念?!

                    不∩要看零号在凌默的冒险过程中总是吃瘪,好像谁也打不赢的样子,但要想想,零号平时遇到的都是些什么大佬?用人类的标准换算的话,普通的七级中位魔兽,实力就已经与初级法圣相当!而只算公开的人数的话,随着凌默的然后他就是去了知觉直播,现在冒出头来的法圣,全大他只有被朱俊州耗尽体力或者说是被打死陆也不过四十几位而已!能够成为全大陆几十亿  人中的前五十名,这个诱惑简直是无与伦比ㄨ的!

                    无数水友都开始为凌默出谋划策,猜测的内容也是五花八门:

                    “我看过的花衣吹笛手的版本,他吸引走的▆是孩子,我觉得应该就是年龄吧?”

                    “前面的,眼睛不要刻意捐献给需要的人!凌老师都已经特意力量一次比一次加重强调了,不是年龄!他这种全大陆第一强者,会在这种地方骗你?”

                    “我也觉■得年龄不靠谱!先不说各个朱俊州实在想不到为何将梧桐树栽在这里种族成年的标准都不一样,哪怕都是人类,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界定的‘成年’年龄』也不一样!总不能吹笛手吹笛子的时打扮也很突出候,你是查那人,十八以上就不被吸走,而你是西非△人,只要超过十四就不被吸走了○吧?这明显很不魔法!”

                    “那如果是心里面的某种特质,我觉得更不靠谱啊!别管是纯真、诚实、善良还是友情,这种唯心一声的概念,不是比年龄这玩意更难界定吗?”

                    “你们说会不︼会是这样?吹笛手的笛声,所界定≡的是,是每一个生物自己的内心认同度?或者说心理年龄?只要这个人认为自己成年了,那么他就不会被吸走;反之,只要自室内己认为自己还小、还年轻,就会和梦游似的被带走!你们觉见将话题引向了自己得我这个猜测如何?”

                    “妈个鸡,你这▲想法也太玄乎了,意思〗是这笛声还很智能?会根据大数据筛查?讲道理兄弟,我第一个不信!”

                    “有的时候我都有些奇怪,为什么网上有那么多人随便叫其他人兄弟呢?你哪有那么多兄弟?别说一个陌生人了,哪怕是同一个宿舍过好几∩年的室友,有时候还形同陌路、称不上兄弟呢!”

                    “判断室友是否为有点发红兄弟的标准:桌子上放五百块钱一个月都没人拿,买包瓜子,去尿个尿回来就只剩瓜子皮了!”

                    “23333太特么∑ 真实了!和我说道现在一毛一样,宿舍生活还是很有意思的!”

                    “楼上的你这样不行啊!根据老夫多年经验,千万不要和舍友关系太好,这样会牵扯精力,陷入单身的死循环,进而进化为单身狗,进☉而形成反社会人格,看见两只猫凑到一起都想拆散人家!”

                    “对啊!和室友玩太费时同伴间了!还是和女同学玩儿得劲!”

                    “尤其是和暗恋的对∮象一起玩,贼刺激贼美好!回想学生时代,喜欢上了她,就连作业本偶尔放在一起,都觉得好幸福好幸福!”

                    “楼上的你道行还不够!上学心里说不出的时候,暗恋对象要是和我说句话,我表面上稳如老狗,但心里都能妄想到我俩的孩子以后在哪上小学!”

                    “我比较喜欢文艺一些的女孩子!就和凌老师的前女友似的,在凌老师的烟上,用娟秀的∴字迹写上绵绵的情话……啊~~仔细想想简直太醉人了!”

                    “一个个说那么多貌似纯情的话干啥工具是手枪?搞得好像有人陪你们体味过似的!你们确定自己学生时代回忆很美好?不见得吧?就像我今天看到一对中学生在街上手牵手嘴啵嘴,不禁想起了学生时代的自己,那时的我……也是在街上看一对中学生手牵手对于这些宿清帮!”

                    “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老哥说得太对★了!别幻想了!等毕了业,残酷的现实就会教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们做人的!”

                    “切!老子那么优秀,周围女性朋友也多,还都众口烁金∏的说我好,我能找不到另一半?”

                    “根据我的总结,许多单身青年都处于楼上你这种状态:身边的女性朋友都对你赞不绝口,但谁也不想做你女朋友!”

                    “扎心了,扎心了……”

                    “大家都是来网上麻痹自己的,说这么残酷这么扎心的话干什么?来,我给大家讲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活跃〒一下气氛:那就是这世界上有人喜欢我,我对这世界也充满了希山涧望!好笑吧?哈哈哈哈哈——!!

                    笑啊,特麽的笑①啊!你们怎么不笑啊!!”

                    “老铁们,咱们还是别聊两姓话题了,眼看着又疯了一这样不好个!”

                    “不聊两性聊啥呢……反正咱们也猜不出来那个花衣吹笛手的技能‘概念’啊!事实上你们有没有发现,在网上别管聊啥,不一会就转到两姓上来了!”

                    “23333,这个总结,可以说是相当的到位了!”

                    “水友‘满脑子(消音)幻想的热血青年’打赏给主播十个大火球!同时留■言道:一说起是吾思博打来两姓我忽然想起来,你们说花衣吹笛手的技能,判定卐目标是不是‘孩子’的标准,有没有可能是‘对合方为初女/初男’?!大家想哈,花衣吹笛手毕竟是诞生于童话中的生物,很多他们也刚好躲过了其他异能者文学作品里,不都写‘在那一刻后,她/他‘一下子’长大了’吗?”

                    “卧槽!!!楼上一说,我忽※然觉得这个想法好靠谱啊!!”

                    “擦擦擦擦擦!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你回事!楼上那个老哥真是个yin才!这思路刁钻▲清奇,简直和你的网名达到了前同时发出声响所未有的高度统一!”

                    “真的是这样吗?总觉得这标准有些儿戏啊!”

                    “……”

                    集中精神≡看弹幕的凌默,本来以为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能给他指点迷津,但看到后来话题走偏,不免有些失望,正打算关掉视界中的显示时,忽然看到这条神奇的弹幕,不可是这样就能防住由眼前一亮!和弹幕里那些还持怀疑态度的水友不同,凌默几乎完那些宿清帮全可以肯定¤¤,这!就是正确答案了!

                    首先,有没有过消音生活,是个很实际的硬性标准,是唯物的,不像‘纯真’‘善良’这就是让他暗杀种虚无缥缈的概念那么唯心!条件非常容易检索,也非常符合七级魔兽的力量层次;

                    其次,无论在任何形态的社会中,这都算得上‘长大与否’的一个标准,并且几乎在任何种族中通用!毕竟很多魔兽根本就没有‘内心世界’这种细腻的玩意ω儿,也不识数根本弄不清多要不然她还真有崩溃大年龄算成年!而吹笛手是一只童话生物,很少与人类为敌,平时与各种腐烂之地Ψ 的魔兽战斗居多,也只有时候这种标准,才符合他的实际战斗需要!

                    搞清楚♀了吹笛手的力量概念,凌默一下子振奋起来!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有些微妙,因为他发现了新的问题: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不是会……有些变态,有些禽兽?

                    (表扬书友‘隆号氧’同学,居然ξ 跟上了小黑的思路,鼓掌鼓掌!恭喜你,你被小黑授予了‘满脑子*幻想的热血青年’称号!)